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宋志纲

微微信天游;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.杂论】侃“病”  

2008-11-29 20:39:37|  分类: 杂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月宫夜语【原创.杂论】侃“病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原创.杂论】侃“病” - 月宫夜语 - 月宫夜语【水晶宫夜明珠6652】

对医学并不明白,然对疾病,却极敏感;因常患小疾,颇有“久病成医”之良好感觉。只知“医”是对付“病”的;理论上一窍不通。

病从口入,口为人体“呼吸道”和“食道”两道共同之门。人体除此两“道”外,还有血管经络数不清的神经网,犹如地图册上纵横交错密如蛛网的道路。统而言之,均可归纳为“道”。

“道”与“穴”也有关系。“穴道”一词足可佐证。而“穴”亦能引申到“口”的涵义。

全是臆想。到目前为止,尚不清楚各类医科的区别。目的是侃“病”。

大凡世上之人,无不病过的。古自天子,今至各国首脑;伟人范围,都不能避之。凡人诸如鄙人以及周围工农兵学商各界人士,从没听过谁与病没接触过的。

就说当今世界上最科学最先进的电脑,若不小心,“黑客”病毒也会侵入。后果,是常常导致计算机瘫痪。

人被病毒感染,轻者,日常生活还能自理。重者,不但卧床不起,还要他人陪护。

多数病,初得,只要对症服药,基本可以治愈。若延误,即使加大药量,也未必见效。重症的治疗方案,升级,注射。就是用特殊的内径有“穴道”的针,在细嫩的肌体上扎进去,从扎进去的“眼儿(‘口’的另一种说法)”注射对症的药液。

疼,是避免不了的。打针不如吃药。口苦那么一会儿;何况现在许多药都穿了糖衣,还甜呢。

病,再严重者,依赖打针吃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,非手术不可。老百姓管这叫“开刀”。打上麻药,先把好肉狠狠地拉开一个口子。然后,鲜血就往外淌。再然后就如何如何(对于那些太具专业性的技术动作和整套操作程序,我只能用“如何如何”了)。处理完病根,然后就缝上刚刚切开的那些口字。以后的日子里,还需要处于特殊护理状态。口服的药片和注射的针头都要积极配合;不然,手术白做了,没成功,再第二次开刀,代价----不包括经济的,仅血与肉及其精神上的代价,就不是常人所能估算出来的。

人有病如此。

社会的肌体有病能例外吗?

“东亚病夫”的阴影不至于完全被亚运会奥运会金牌的光辉所掩饰吧。即使能,那还有没有另一种病菌在社会的肌体内悄悄地滋生呢?

目睹社会上一些让人震惊而又无能为力的腐败现象,以及由此浮现的诸如“黑煤矿、毒奶粉、假文凭、卷巨款外逃......”等等无法细列的事件,那一种不是社会肌体的病症呢?

同样道理,社会有小病乃至中病,只要对症,均容易医治。若重到病入膏肓,恐怕那后果就不敢想象了。

鲁迅先生的《药》,我就觉得能医得一些社会层次的病,至少使人们清醒,不得麻木的病症。据周作人先生分析,《药》是为纪念秋瑾而作。若今天仍有人在她的坟上祭放鲜花,则表明还有人不曾忘了她。

工堪比官,斧斤利刃,随手携来,因材而用;

医可喻政,硝磺猛剂,有时投下,看病如何。

这是古代衙门的一副对联,借来为此文点睛收笔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